设为首页 / 添加收藏 / 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法学园地 -> 业外作品

沉重的翅膀

发布时间:2015-11-26 09:11:20


每年一度的春季健康检查,总会给我们这个基层小法院引起沉重的话题。疾病已经成为法院干警的沉重翅膀!

    粗略统计,我们这个编制百人的法院查出有病的占80,在法院工作五年以上的同志大部分都能查出疾病。以高血压、脂肪肝、糖尿病、心脏病为主,特别是高血压、心脏病、糖尿病已成为影响法院干警健康的三大杀手!

    在今年体检的当天,在基层法庭工作多年的一位干警查出血压高,医生嘱咐他应该多休息,服药,但休检后他没顾上休息,匆忙赶回法庭去开庭,庭开完,这位同志脑出血被120急救车送进了医院。在重症监护室,抢救清醒后的他想的依然是赶快出院去办案。这位同志先后在基层法庭工作近十年,年均结案超百件。平常看似体健如牛,轰然倒下,令人扼腕叹息,在我们这支队伍中引起轩然大波!

    纵观十年来,我院去逝的干警状况,年轻化是一个显著特点。2008年,副院长柳文杰同学率人去郑州执行案件途中,突发疾病,不幸逝世,年仅39岁,撇下年幼孩子和白发老母亲。白发人送黑发人,情景心痛。今年年初病故的王平同志,去世时五十来岁,正值壮年,是审判一线的主力,多年的法庭生活的颠簸,案件日益增多的压力,断送了鲜活的生命,畄下不尺的遗憾!

刑庭副庭长吴剑,四十岁时,办理一起案件,上午九点,与当事人谈话时,当事人情绪失控,向小吴发怨,小吴起身劝解时,一头栽到地上,脑出血,几年来,一直半身不遂。前任刑庭庭长,副庭长一个脑梗,一个脑出血,二人均无奈离开工作岗位。无情的疾病摧残着法官们的健康,也给繁重的审判工作带来巨大压力。带着青春的朝气跨入法院大门,驮着沉重的病体无奈地离开心爱的审判岗位。这是多少法官的无奈和叹息。在单位象狗一样守着正义的大门,不停地狂吠,象牛一样吃卓挤奶,象骆驼一样在无尽的沙漠里艰难跋涉!

    案件年复一年递增,案情一年比一件复杂,当事人的情绪一个比一个激化。法官常年处在矛盾的漩涡中,不停地挣扎呐喊,心力交瘁。一个法官感慨道,办案象锄禾日当午的农夫,拼命锄完一垅,抬头前望,无边的土地正在前边,永无尽头!

    无休止地工作,不被理解,繁琐的內部管理制度,不是激发干事创业的热情,而是束缚干警的手脚。在无奈中生存,象机器一样重复。周而复始,消耗着法官青春和健康!年过半百的人,还要被強制签到,强制参与无谓的活动,象扫大街等等。

    低廉的薪筹,无以养家。

    基层法官的工资待遇极低。三十年工龄的科员,一月二千多元工资,基本上吃干花净,更不提买房等大事。家属子女就业难,备受报怨,里外不是人。可怜的法官,拼命熬到退休,刚拿上退休工资就一命呜呼就接近退休人贞的半数。

    看似人前光鲜的法官,在沉重翅膀的拖曳下,难难地生存,顽強地拼搏,奉献着生命!

    法官们说,既使玩命也要奉献。悲哀的是玩命工作而不被理解!无尽的学习整顿象枷锁。待罪了县委,书记要整顿,纪委要巡视。得罪了政府,经费被剋扣,待遇会降低。

    中院要督导,审管办象周扒皮一样半夜鸡叫。信访要否决,接访不能缺。层层防法官,不知有多大的空任法官胡来。

    一次又一次的改革,让法官们燃起希望的火。但只听楼梯响,不见人下来。在失望的锤炼下,法官们扛着沉重的翅膀,艰难前行,没有辉煌,却留下了深深的印记。在共和国的旗帜上写下了忠诚!

责任编辑:LL    


关闭窗口

您是第 2719038 位访客

民意沟通信箱:hnspfy@hncourt.gov.cn
Copyright©2020 All right reserved  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  豫ICP备12000402号